Skip to main content

土枪医论2 便秘与便结

土枪医论2 便秘与便结
便秘与便结临床非常常见,症状非常相似,而构成的原因各不相同,不少西医分不清,乃至不少中医也分不清,常常是吃药时便通,停药又不通,反反复复无有癒期,乃至病况加剧,变生其症。先看几则医案: 1.便秘:徐女士,45岁,2011年诊:大便枯燥,解便困难,腹胀,舌略黄,唇红,口渴爱喝浓茶。处方如下: 大黄10 枳实10 厚朴5 芒硝10(分次药汁兑服)(单位:克)。 一服即解7-8粒干粪球后,无动态。于二诊,上方大黄15克,厚朴10克,余药不变,服法如上,药后解粪球,然后即解棉油状浊物。出差成都,28日回来,30日三诊,处方仍是大承气汤,仅仅量加了,大黄20 枳实15 厚朴10 芒硝10(单位:克),服法如上,药后持续解棉油状浊物,渐变成黑色稀便,到黑黄色稀便,再到黄色稀便而停药,停药后食纳,解便正常。 2.便结:孙成述,女,57岁,某公司职工蒲立松之妻,万源市人。2011年4月2日诊:大便结燥,干如羊粪球,一般2天一解,多则4-5天一解,解不出来肚子胀,吃西药能够缓解,不吃又是这样,后来看中医,某医一看认为是大承气汤证 ,于是就开大剂大承气汤,一剂便下,停药后便结更严峻,以至于每次解便时都要用开塞露才行,后经他人介绍来诊。平常口渴不想喝水,吃饭可,睡觉欠好,头呈现酸连绵的痛,有时四肢发冷,色淡紫白,处方如下: 熟附片30(先熬0.5小时)干姜15 甘草15 赭石30 怀牛膝15 批把叶30 吴茱萸10 麻黄10 细辛10 柴胡10 厚朴15 枳实10(单位:克)。 一剂效显,大便一日一次。嘱再服一剂而停药,随访半年大便正常。 3.便结:(近代名医萧琢如先生医案)从叔多昌,当四十余岁时,初患大便晦气,医者每以润泽药服之;久之小便亦晦气,肚腹饱胀渐上,胸隔亦痞满不舒,饮食不入,不时欲呕,前后服药已数月,疾益剧。最终有一医谓当重用硝、黄大下,连进三剂,大小便益阻塞不通,身体益困疲不支。余适自馆归,两家间隔半里许,促往诊。见其面色惨晦、骨瘦,起居甚艰,舌苔厚而灰白,把脉沉迟而紧。呼余告曰:自得疾以来,医药屡更,而势转殆,吾其不起矣!即命家人将先后服方逐个送阅。余曰:药均大错,幸而最终所服硝、黄,未至腹痛泄泻,不然必无今日,但是危矣!多叔骇问曰:药乃如此错乎!当疾初起时,非但医认为火,余心中亦自认为火,有火服硝、黄,正是对病下药,未泄泻者,窃疑药力未到耳。余笑曰:否否,此症药与病反,诸医无一知者,何怪老叔。迄今图之,病虽风险,尚有方救;但恐老叔不能深信,摇于旁议,中道改变,反使余代其人受过,则不敢举方,以于事无济也。多叔曰:吾自分死矣,其医之方,试之殆遍,今尔为吾立方,不管何药,死亦甘休,断不致听其人贰言,在其人亦从何置议?遂疏方:乌附一两五钱,北姜一两五钱,老生姜一两,粉甘草一两五钱。写方未毕,多叔曰:如此强烈热药,重量又极重,进口岂能下咽?余曰:进口不甚辣,后当自知,可无赘言,嘱其煎成冷服,每日当尽三剂,少必两剂,切勿疑畏自误。窃窥多叔犹有难色,即促速购药,余当在此守服,保无其虞。顷之药至,即嘱其子用大罐多汲清水,一次煎好,去渣,侯冷,分三次进服;究以疑畏不敢频进,至夜仅服完一剂,次早呕少止,膈略舒,可进糜粥,是日服药始敢频进,尽两剂。其明日,呕已止,胸膈顿宽,索糜粥,食如常人。余因语之曰:今日当不复疑余药矣。即应声曰:甚善甚善!当频服求速愈。余因馆事不便久旷,病根深锢,恐难即日收效,又于原方外加半硫丸二两,每日清晨用淡姜汤送下三钱,分三日服完而归。归后第四日,天甫明,即遣人召,入门,握余手曰:得毋骇乎?余乃示尔喜信耳!自相别之次日,见先日服药三剂,吞丸三钱,毫无热状,腹胀亦稍宽舒,食量加,体愈畅,除服汤三剂外,遂将丸药之半分三次吞服,功效益著,其明日又如前汤丸并进,丸药完矣。今日未明而腹中作响,似欲更衣者,即命小儿扶如厕,小便先至,大便随出,先硬后溏,稠粘不断,刹那约半桶,病如失矣。所以急于告者,使尔定心。即留晨餐。多叔早废书,性聪明,通达事理,席间问余:此症究何缘致之,前此许多医药,何故日剧?贤侄方为历来所未经见,何故如此神效?愿闻其详。余曰:兹理艰深,即粗知医者,尚难语此。即承下问,请浅浅取譬,即得大体。人身肠胃,犹人家之暗沟,胸膈犹堂室然,疾系内脏阳气式微,犹之冰天雪地也;试观冬月,人家暗沟冰结,水道不通,求通之法,必侯赤日当空,天然冰释,此理妇孺咸知,医者反茫然罔觉。初以润药,是益之霜露,则暗沟冰结愈固,无怪二便不通,肚腹满胀也;继进硝、黄,是重以霰雪,暗沟即不通,层累而上,必然漫延堂室,是即阴霾上逼,由肚腹而累及胸隔,遂至咽喉亦形阻塞,时而作呕也。今余以辛温大剂频服,使锢阴中复睹阳光,坚冰立泮,获效所以神速。多叔掀髯抚掌曰:然哉然哉!遂为立通脉四逆加人参汤善后。别后一月复见,迎笑曰:前此大病几死,微贤侄必无幸矣,可称神技。但是当日谤书,何啻三箧。余曰:侄固知之,幸吉士天佑,不辨自明矣。 从上面便秘和便结的医案看,两者症状非常相似,一般患者分不清,统统以“便秘”言之,家常便饭,乃至不少医者也分不清,笼笼统统按“便秘”治之,当然作用欠好。便秘与便结构成的原因不同,一个是肠胃实热,“实热”为患构成便秘,一个是阳虚寒凝 ,“阴寒”为患构成便结。针对病因不同,用药当然不同,关于肠胃实热构成的便秘用大承气汤,关于阳虚寒凝构成的便结用四逆汤加味,辨证精确,作用不错。 经方之所以好用在于辨证精确,经方之所以欠好用在于辨证不精确。 “便秘”一词常用,人人都用,“便结”一词不常用,很少有人提起。现代社会,阳虚寒凝,阴寒为患的便结随处可见,识破本相的人却不多,所以医治便结作用常不如人意。便结常常发生在中老年患者身上,尤以女人患者居多,患者不识,医者不明,这也是现代社会医治“便秘”(所谓便秘实际上是便结)作用欠好的原因。 便秘与便结,临床上要细心分辩,找出真实的原因,然后处方用药作用才好。 上面多昌案解说便结构成的原因,比方形象生动很好了解。辨证精确,处方四逆汤加味,而且剂量很大,“乌附一两五钱”,“北姜一两五钱”,“每日当日进三剂”,折现代141.75克,对如此阴寒重症构成的便结效果非常明显,可为力挽狂澜。萧琢如先生真不愧为近代名医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